缅怀我的的老朋友 John Hudson 教授